集团类咨询服务

国资国企改革


集团十三五规划咨询

按职能分类


按行业分类

十三五规划服务 - 十三五规划理论探索 - 混合所有制

混合所有制的本质


一、混合所有制的背景

国务院国资委成立11年了,利弊各现,一方面央企、国企力量极大的强化,一方面由此带来的垄断、腐败问题丛生,这次国资国企改革正是立足于此。国企的强化,尤其是基于资源优先配置权和超市场特殊地位,使得与民企的冲突非常的严重。同时,因为国有身份,它的治理与三会有效运作就无从谈起,,我们已经解不开治理和防腐问题的扣了,如果不引入清水的话,让其循环起来的话,死水会腐掉的。而且中国正在谋求加入以美国为主导的TPP,必须满足知识产权保护、政府采购、环保以及国企得市场化运作等四个方面的严苛的,以美国国内法为标准的一系列要求,所以这次国企改革,也是为了通过TPP的最低门槛所做的一个努力。

国有企业的发展比较粗糙,很多技术,创新,装备都很好,但在终端市场做不好,拿不出低成本,高性价比,高反应速度,高度柔性制造的东西,所以透过这种国有与民营的合作,带出一块毛细血管效应——把技术市场化,在整体原理,先进设计,创新材料和核心部件已有的前提之下,高度工业化,效率化的形成国企优势在混合体中的强有力释放,创造和拉动一块未被满足的内需市场。


二、混合所有制的六项要点

第一,首先是央企、省企,地市企业,是这次混合所有制的急先锋,这三个层面上会急推。

第二,就国企本身而言,不管是央企、省企还是地市国企,主要是在本级层面,子公司层面,项目层面,三个层面的混合所有制,优先推项目层面和子公司层面,母公司层面不急着推。

第三,混合所有制不是混资本,是混机制。国无民有会优先混---就是国有企业做不到,但愿意与之合作的民营能做到的,国弱民强也是比较占优势的——国企干不了的,但民企能干好的。比如说中科院系统,十大军工企业(如中航工业,兵器工业,兵器装备)下一步会大量和浙江民营企业发展混合所有制---为什么呢,浙江企业善于成本,规模化,供应链化,效率化。

第四,食品、文化、教育、医疗、养老等领域是全面向民营开放,国有在这些方面已有的企业和资产会优先打开门,和民营发生混合。

第五,国企在该产业的延伸上做不透,但民企又无法准入的该行业的,是此次混合所有制里面比较重要的一个大块。比如说铁路,石化,通讯运营,超大矿业开发(如页岩气,稀土),南海,东海的海底探矿及开发,以及大型海上石油钻井平台,在这些领域合作,会是二者的是一个黄金结合点。二者尤其是在国家缺口性产业比如说PX之类的项目上可以进行较好的合作,一方面中国的PX有一个非常大的缺口,国内每年要从韩国,沙特进口很多,一方面被有很多商业性赞助的NGO宣传说都说很污染使得民众不敢让其在中国形成产能,去釜山看看就知道PX项目其实很安全。下一步浙江民企完全有可能在舟山群岛搞个岛,拿来和三桶油中合作,一个大亮点就出来了。

第六,民营企业自己推进在海外的矿业,石油、天然气,军工、海运、能源,尤其是战略型新兴产业的并购后,再拿来与国有企业的合作,一方面是全球都在喊中国央企威胁论,一方面是浙江民企在海外编织了犹太人都望尘莫及的关系网,人脉网和商业网。这是一个下一步混的一个大亮点。


三、混合所有制的七种模式

第一,国让民进。国有企业退出部分股份,比如30%、40%出让给民营企业,国有控股,但需求民企的一些市场资源和营销资源,所以国企会比较尊重合作的民企方。

第二,国让民控。国企让出大比例股份让民企控。

第三,国让民有。国企把辅业,三产剥离给民企了,你们看看光是移动联通电信的楼堂馆所有多少,疗养院,培训中心有多少就知道这块会有多大的空间。

第四,专项投资。国企出牌照和资质,民企出钱出人出运营,合资一个完整的可独立板块。

第五,产业延伸端合资,主业不混,但产业链延伸部分拿来和民企混合合,比如说中海油和浙江湖州的金州管业在若干年前就合资了一家效益很好的专用管道公司。

第六,国有自混——员工持股,大大的激发内部活力,浙江有个典型的例子---浙江物产,就是玩自混的。尤其是科技型企业把把科技人员的贡献,潜在能力进行评价后,进行怎么股权化的表达,一下子机制就活了。所以大家别以为混合所有制缺了民企不行,自混也是一种重要的混,尤其是下一步的上市的国企,大多数会推自混,只不过是只进行自混,还是外混加自混两条腿走路而已。

第七,新型MBO。有很多国有企业的老总们,会在新的混合所有制的大旗子底下进行MBO。


四、混合所有制中需要注意的问题

第一,不是弱化国企,是强化国企,这是习总书记在两会上强调的。还有很多国资系统的人搞不明白,恐慌的以为下一步不要了国企,就拼命的往外扔国企,这个认识很坏,习总要求要防止利益集团把混合所有制作当成一次牟利的机会。很多地方国资委,甚至直接拉郎配式找来了他们相中的民企老板,要求国有企业和民企老板般开始谈判起来。

第二,国有企业的优质资产以及有较大发展空间的资产的情况下,缓混、慢混,不急着混。尤其是有优质的物业,优质的这种技术性资源,优质的这种区位优势,优质的关键核心要素的,请问赣州稀土愿不愿意和我合资呢?答案是我想,他不肯。比如杭州的黄龙饭店明显的有可能会成为中国可以走向亚洲乃至国际的一个服务业品牌,但听说正在酝酿要混掉,我觉得这个再酝酿一下。

第三,具有重大控制力和产业安全的国企,是不能混的。像中粮要担负起我中国的种子,粮食安全的一个重任,所以不会混,只会强化它,让它和ABCD国际四大粮商竞争。包括带有重大影响力特征的公益板块---如燃气,水务未来都有可能把之前过于开放的形态收回来一点。

第四,有很多民资现在想通过走国资委路线,从后者旗下若干国企手上,把质量较好的一批不动产,土地,金融牌照,特许经营,特殊资质混起来发展。而很多当局者也没把这个问题搞明白,以为按照上一轮国企改革的逻辑要靓女先嫁,其实本轮的国资国企改革,推混合所有制的原则和逻辑,早就不是靓女先嫁这么土的东西了。

第五,价值难以简单评估,一时半会评估不出来的,国有企业有巨大的无形资产,现在价值还没表达出来的,很多科研,很多前期投入,正在进行的,长线投资的,缓混甚至不混。

在线提交您的需求 给我们发EMAIL
管理诊断
博客文章
最新公开课
订阅华彩期刊
集团类研究丛书